注册 |登录

花椒树园地论坛小说故事 › 查看主题

5774

查看

9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go

[原创]野姜花(中)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7 10:59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十二


    董晓玲一头短发,微卷的发尾紧贴耳根,一副自然秀美精干的样子。该精心策划的,该努力投资的,一点都没有遗漏,一番攻势之后,关系网布置得妥妥帖帖。借用张一翔堂哥的关系,董晓玲如愿的被提拔到副科的岗位,负责区生猪屠宰大队的全面工作。

跟在董晓玲执法队伍后面的,总少不了司机黄大来,她的小叔、张一翔的大弟弟,她高中刚毕业的儿子,她的侄女,也先后加入了这个队伍。

董晓玲在他们家的地位,霎时猛烈的飙升。他的老公张一翔完全变成了她的粉丝,常常以她为自豪。她自信满满,股份集资,多渠道的开公司卖饲料,办生猪养殖场,搞农家乐饭店。她的两个亲哥哥,陈燕燕等同学都成了股东。

有天同学聚会,董晓玲坐在文静林的旁边,她多次想引起话题,说着说着,别人又转向文静林。虽然文静林的话不多,但她说的每句话都很吸引人,很多人都想与她聊天。

董晓玲感到有些无趣,不由的扭头看了看陈燕燕,陈燕燕对文静林可是一脸的崇拜。文静林的衣着品味和谈吐举止,一直是陈燕燕模仿的偶像。

鲁凯莉坐在文静林的另一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闷声不说话。在饭局之前她们有过室外活动的,在来路上将外套遗留在出租车上了,一是心疼那件最爱的衣服,二是担忧再下来的夜晚活动会受凉。面对满桌美食也没心情啦。

男同学在起哄,张一翔的酒量很一般,两杯下肚满脸通红。董晓玲能喝几杯,但她不是文静林的对手。男同学们纷纷与文静林对酒,也不知她一口气喝了多少杯。

身高比不过文静林,学历比不过文静林,酒量也比不过文静林。董晓玲越想越窝火,原以为自己当上了领导,也有生意才能,应该得到同学们的尊敬的,没想到他们还是依旧的无视她。

快来接你的老板回去!董晓玲在电话里大声的发号施令。

一桌人面面相靓,惊讶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董晓玲继续的呵斥着对方。骂了半天大家才知电话那端是畜牧站的司机。有同学提醒董晓玲说,你要告诉对方我们聚餐的酒店地址啊。车是你们自己开来的,他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畜牧站有一辆公用的士头丰田小车,配有专职司机。张一翔是畜牧站的副站长,要用时也可以自己驾驶的。

副站长就叫老板啊?有同学交投接耳悄悄议论。

这些都是董晓玲做给文静林看的,她想寻求一些心理平衡而已,想说明她也是有权力的人。此刻的董晓玲满脑子都是权力地位、金钱尊严,嫉妒让她的血压升高。

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从文静林微醺的脸上掠过。她感受到了董晓玲心态上的变化,但她不知该以何种方式与之交流。世界物欲横流,依然素我静心,文静林有颗沉稳低调的内心。

哇,人家文静林老公当市长都不敢自称老板,你一个副站长也叫老板,太夸张了吧?不知是哪位酒醉的同学,毫不识趣的说了一句。

文静林向陈燕燕使了眼色,陈燕燕挽起董晓玲的手臂,他们迅速散场离开餐桌,唱歌去了。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沙发
发表于 2016-10-17 11:17 | 只看该作者

十三

 

 十三


两个多月不见,陈燕燕憔悴了许多,她一边吸着可乐,一边擦着汗,八月的天气真的很闷热。与她对面而坐的是文静林,桌面上还有两杯冰激凌。

陈燕燕说她天天守着饲料店,那店面刚好向西,午后特别晒,那里还在修路,整天灰尘滚滚的,很是难受。

这是董晓玲集资开的饲料店,听说有二十几个工人,每天卸货送货的,很忙,生意也很不错。陈燕燕是股东也是员工,管理、杂活一起干。

当听了陈燕燕抱怨说晚上还要陪一些人去吃饭喝酒唱歌,文静林有些不解,不就是一个店面吗?怎么还有应酬?

董晓玲平时都是下午五点多才到店里的,她也要在单位上班呀。陈燕燕还说,董晓玲可会玩关系了,她经常请客户吃饭,也请领导吃饭,关系网很广呢。

陈燕燕能歌善舞,带着她陪领导或客户开心,也是董晓玲的一步棋吧。刚开始陈燕燕觉得董晓玲很照顾自己有吃有玩的,慢慢的她也开始厌烦了。

文静林低着头吃冰淇淋,她们都是同学,她只有耐心的倾听,不方便过多评判她们的事情。

郊外大道,文静林慢慢的开着车,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鲁凯莉不停的打着电话,问陈燕燕她们农家乐饭店的准确地点。车上导航搜索不出那个地方,两个女人有些害怕,大路小路也不知转了多少回。

这天是董晓玲她们农家乐饭店开张的日子。据说她们集资了四百多万元开办的农业养殖基地,一排长长矮平房沿池塘漫延,里面养了一千多头猪,猪的体重有的已经超过两百多斤,长势可人。池塘另一边的湿地,鸡鸭鹅成群,也都达到出栏的程度。

池塘东北角的平地,有个蔬菜大棚,里面种着各种新奇的蔬菜,红红绿绿的辣椒,长得像小瓜般粗壮。基地空地上还种了一些果树,花树,围墙边种着一些农作物。

池塘的东面,也是基地的正大门,左右两座大平房,“农家乐饭店”几个大字非常鲜艳醒目。

待文静林她们到达时,基地里面已经泊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车。据说那辆中巴里的人,是董晓玲在区政府工作的同事,有些还是什么什么的领导。陈燕燕小声的告诉文静林她们,她自己也分不清谁是谁。

正午阳光很晒,文静林带着墨镜。与董晓玲他们寒暄几句,还来不及参观基地,就有人催说要开席了。文静林看到较偏位置的一张桌子,坐有几位先来的同学熟人,便对鲁凯莉说,我们也去那一桌吧。

文静林只顾看着前方的桌子,对经过什么桌的什么人,全然不留意。文静林突然感到左臂被人拉了一下,回头一看,这是个中年女人,短发,微胖。

那中年女人谦虚的说,不好意思,刚才没认出是你。我们是坐在最里面那个房间的,你跟我们一起坐好吗?

谢谢啦。我和我的同学坐一起了。文静林一边摆手,一边示意她不要告诉别人。她们说了几句,微胖女人还问好了文静林的先生。

文静林还未落座,鲁凯莉就说,那位副区长真会拍马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17 11:18:24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板凳
发表于 2016-10-18 10:08 | 只看该作者

十四

 

 十四


文静林本想在饭后好好的参观一番,无奈鲁凯莉怕晒不愿意随行。她们只好躲进大棚,抱着瓜果拍了几张照片。

鲁凯莉急急要离开基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餐席上的待遇。别的桌都是十几个菜式,只有她们桌五个。大碟烧猪肉,一只白切鸭,一个清炒小白菜,一个素炒辣椒,一大盆烤地瓜。男同学闷在心里不说话,鲁凯莉气愤的抱怨董晓玲太势利太过分了。

文静林却很感恩。陈燕燕邀请她和鲁凯莉,其他几位同学也是她邀请的?文静林安慰大家说,绿色食物有益健康,我们留些面子给陈燕燕同学吧。

董晓玲和鲁凯莉她们本来就是面和心不和的那种关系,某些场面会虚伪的作一下,有机会了相互刺一下。

董晓玲对文静林,即是有需求时利用一下,无需求时忘记或疏远。文静林内心清高,内在始终有个神秘的高地,看问题比董晓玲看得深远全面。董晓玲是无知无畏,文静林是无欲无憾。文静林也是善良的,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希望董晓玲能获得她想获得的一切。

来回几十公里,我们就要受这样的冷落吗?鲁凯莉愤愤的沉于委屈中不能自拔。

轻车路熟,回程她们走得很顺,转眼就绕过小路出了国道。鲁凯莉说她还不想那么快回家,要找些节目平静自己,要求文静林找个地方停车,她要认真想想。

文静林将车停在路边树荫下,翻看着手机里的信息,还回复了单位的一个工作电话。

这里不是梁文学的地头吗?我们找他怎样?鲁凯莉要文静林打电话给梁文学。看文静林没有行动,鲁凯莉心急的说你打通电话我来说。今天是周末不上班,我好久未与他联系了,这样不太好吧?文静林找了很多理由,鲁凯莉坚持着不肯放弃。

梁文学有些惊喜,他说他就在附近。还约她们一起到渔港吃海鲜。

鲁凯莉很兴奋,全然不顾文静林的一脸不愿意。鲁凯莉有一种能耐,是男的都会喜欢上她的外表,尤其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让多少男人跌进温柔坑里爬出不来。

梁文学又胖了许多,对文静林的言语暗藏着刺。看着梁文学与鲁凯莉的热烈互动,文静林问着自己,他们有着什么共同特质是我不曾发现的吗?

奥迪轿车奔跑在黑暗的公路上,文静林的害怕心情,也像长灯短灯的闪烁着。

人啊,只要静下心来,什么坎都可以过去的。

当文静林将车泊进小区的车位时,已是夜里十一点了。她甩着双臂走进了电梯。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18 10:09:51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地板
发表于 2016-10-18 10:42 | 只看该作者

十五

 

 十五


橙色单西,米色休闲裤子,亮泽黑头发,脸色红润精力充沛的康祥林,胸前佩挂着政协代表证,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会场。

建筑集团董事长、商会会长头衔的他,不知准备了什么好提案,但他带头否决了别人的提案,新规划的体育馆改址到别处,原规划的土地留给他们搞房地产了。

康祥林常说,谁钱多谁就能大声说话,我没能力我能赚那么多钱吗?他自信满满的,习惯呼风唤雨。见过他老婆的人都说,他老婆的气场可以盖几条街,身材相貌一流,非常会打扮。康祥林老板可是怕老婆的男人,是受岳父的提携发达的。

快下班的时候,鲁凯莉打电话给文静林,问她有没有空到外面吃饭?周四下午是医院的例会,会后她要回科室看看,她说要六点以后才有空的。鲁凯莉便坐车到了文静林单位等她一起下班。

鲁凯莉坐在副驾位置上,白色的奥迪轿车往城市的东北郊方向驰驶。

九月的黄昏,一轮大大的夕阳正与地平线擦肩,余光里的大地充满柔朦,白色芦苇花摇着修长的臂,与云彩作别吗?田里稻穗,有了身怀六甲的丰满。路旁的相思树,憔悴黄花风里愁绪。

文静林专心的开着车,鲁凯莉打着电话。

海鲜城包厢里,康祥林已等候多时。见到鲁凯莉她们进来,康祥林便吩咐服务员上菜。过了一会,有个瘦高的青年抱着一大瓶洋酒走了进来。瘦高青年与鲁凯莉打招呼,很熟络的样子。康祥林介绍说,这是他的司机,叫小杨。

满满一桌海鲜,大龙虾都大得快要跑出盛装的大碟了,鲍鱼比碗口面还要大。新鲜鲨鱼翅配走地鸡,味道纯美。两份冰糖燕窝炖制中。

文静林忍不住问,今天有什么喜事吧?

康祥林很得意的说,为鲁凯莉庆祝生日啊!

她的生日不是十月初吗?文静林有些疑惑的望着鲁凯莉,但没有说出声来。

鲁凯莉很平静的解释道,提前啦提前啦,康祥林明天要去昆明,到时候不一定有空。

康祥林说他已经安排好司机帮文静林开车了,她必须要喝酒。还订了金碧辉煌大KTV歌房,晚上其他同学也会过来一起唱歌的。

KTV开始,鲁凯莉戴了一条很粗的闪闪发亮的金项链,对大家说这是生日礼物。之后他们就双双失踪,零点前才回来切蛋糕唱生日歌。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到楼上开房去了。

文静林喝了很多酒,但她没醉。她坐在角落里,没有歌兴。如果不是要等司机,她早就想回去了。

陈燕燕忘情的扭着屁股,丝质短裙下肉粗粗的大腿,白亮白亮的。男男女女,又唱又跳。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18 10:42:50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5#
发表于 2016-10-21 11:15 | 只看该作者

十六

 

 十六


董晓玲问文静林是否认识文一山,听了电话文静林才知堂弟要结婚,她叔叔发了请帖给董晓玲。文静林也不知道她叔叔为什么要请董晓玲。

董晓玲说了很刻薄的话,什么阿猫阿狗,三不识七,发什么请帖,谁有空去。

下班前,文静林给文一山打了电话,想问问堂弟结婚的事,电话刚接通她叔叔就着急的说,昨晚打了你们家的电话,没人接,你们都不在家,浩儿要结婚了,晚上我送请帖过去给你们吧。

不用送来了,我已经知道了,到时我们一定会参加的。文静林尊敬的回答着叔叔,还问了发请帖给董晓玲一事。

文一山说他不认识董晓玲,也没写请帖给她,不清楚怎么回事。他说要问问堂姐阿芳,是不是以他的名誉发了请帖。

对董晓玲的九品芝麻自负不已的心态,文静林是见怪不怪啦。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有人眼里看到的是世界,有人心里拥有的才是大世界。同样一种物体,有人能看成素雅,有人能看成鲜艳,心态决定眼色。

文静林开会回来,锁在抽屉里的手机有四个未接电话,其中有个号码连续打了三次。看看墙上的挂钟已是十一点五十分,文静林回拨了只打过一次的那个电话。这是学院打过来的工作电话,下星期她有教学任务,教务处需要核对她的幻灯课件。

下午刚上班,董晓玲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文静林,声音非常软,非常友好。文静林解释说上午开会没带手机,下班前有些忙就没有回她。董晓玲一副讨好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工作很忙呢。

还未等文静林猜测董晓玲为何态度冷热跨度如此之大,董晓玲就甜甜美美的说,天啊,原来文芳是你的堂姐呀,李区长是你的堂姐夫啊!我跟文芳很熟的,我姑姑还与你叔叔是同学呢。

董晓玲热情的邀约,明天晚上婚宴我跟你一起去吧,你在单位等我,我开车去接你。

文静林回绝了董晓玲,她想与她的亲人一起赴宴。

只要康祥林和董晓玲同出现在一个饭局上,他们就暗暗较劲着,比钱比职位,比成功比名望,比统领力,很在乎自己的面子。如果有同学赞了康祥林,董晓玲一定会说下一餐她请的。

在文一山儿子婚宴上,几个迟来的人在凑礼金,康祥林摸出了一捆百元大钞,抽出了五张。

董晓玲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21 11:15:51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6#
发表于 2016-10-21 11:58 | 只看该作者

十七

 

 十七


朱韵倩(护士小朱)从上海回到了滨城,刚放下行李就急匆匆的往骨伤科病房跑,她父亲前天从楼梯摔下,摔断了股骨。朱韵倩还有个弟弟,结婚后搬到新居过小日子去了,父母还住在单位的宿舍里。朱韵倩爸爸老朱是医院的科长,住院手术都很顺利,护士也服务周到。

晚上七点多,朱韵倩给文静林打了电话,说下午曾到过她科室但没看到她。她带了手信给文静林,也带了一份给廖晨曦。文静林说这个学期她在学院教学,一个星期只回医院一次。问了朱韵倩的行程时间后,她们简单的聊了几句,文静林说她在备课,她们约好周末见面。

回家将近一个星期,朱韵倩与母亲吃饭的次数没有超过三次。每天有很多邀约,有好多要见的人,像断线的风筝落不到实地。似乎将几年的饭局赶在一两个星期内完成。

周五下午,文静林回科室处理一些事务,想到与朱韵倩约好一起吃饭拿手信的事,就拨了个电话给廖晨曦,问问他有没有空,如果有空就一起吃饭,朱韵倩就可以直接将手信交给他,而不用她转交了。

文静林还未在电话里说明事由,廖晨曦用诙谐的口吻说,美女教授,这件事就不劳您费心了,等短信通知就好。

文静林什么话都未与廖晨曦说啊,太不像他的风格了吧?纳闷间,一条短信飞到,是朱韵倩发的,时间地点饭店房间号码。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他们还保持联系啊?

晚上六点,绿萝苑私家菜馆三楼,“绿岛柔风”包厢,一张十八人座的大桌子,一套墨绿色的沙发,玻璃茶几,房内带有卫生间。镶着流苏的浅蓝色提花落地窗帘,分别拉向两边。大幅玻璃墙,窗口面海,视野里海水与花草同一水平面,成行的椰树摇曳生姿。

文静林紧跟小朱走了进来,廖晨曦还未到。朱韵倩将手中的两盒大白兔糖果放在沙发上,随即上了卫生间。文静林移步窗前,贪婪的望着大海。

黑色衬衫灰白色机恤外套,深蓝色休闲裤子,休闲皮鞋,短头发,一脸笑容的廖晨曦站在门口,望着她们嘿嘿而笑。

朱韵倩惊叫起来,文静林也露出惊喜的表情。他们有多久未见面了?朱韵倩责怪着廖晨曦,说她离开之后,廖晨曦就不请文静林吃饭了。

廖晨曦坐在中间,文静林朱韵倩分坐左右两边。每上一个菜,朱韵倩就与廖晨曦对眼望一次,好像他们有很多秘密啊。

廖晨曦给她们斟酒,给她们夹菜,非常体贴有风度。朱韵倩是比较有酒量的,他们三个人,喝了两瓶红酒。

文静林问了一些朱韵倩及家人的情况,也问了一些廖晨曦的情况。朱韵倩抢着呛文静林,廖晨曦都升职了你还不知道。

升职了?廖晨曦前年就当了副厂长,大家都知道的呀。文静林辛苦的吞下了那只章鱼,才缓过气来望着廖晨曦。

是代厂长啦,转正手续还在走法律程序。廖晨曦一副谦虚的语气。

文静林举起酒杯,一脸真诚的说,恭喜你!也希望你继续努力做得更好。

朱韵倩得意的与廖晨曦飞了一个眼色,然后问文静林今晚的菜色怎么样?文静林想都没想回答说很好啊,都是我喜欢的。

朱韵倩还是得意的对廖晨曦说,我说的没错吧?她又转向对文静林说,这是廖晨曦专门为你点的菜。

文静林有些哭笑不得,朱韵倩什么时候反客为主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替人做主,爱搞事情。文静林略有沉思,表面上还是微微的笑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26 10:52:29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7#
发表于 2016-10-26 10:53 | 只看该作者

十八

 

十八


南方的深秋,夜风微凉,廖晨曦他们沿着海岸线漫步,朱韵倩走在中间,他们平排左右两边。

夜色下朱韵倩有些感慨,这样的静静吹着海风,静静的仰望星星月亮,却是这些年的梦想。跟随老公调去上海工作,她好久好久都无法融入上海的生活,常常想念故乡的美食,故乡的椰风海韵,还有那些年和好朋友们在一起时的无拘无束的任性。在她心里,黄浦江没有这片海漂亮。

他们倚在栏杆上,望着大海,月光下的海面波光粼粼,对岸灯光朦朦胧胧,仿佛天际繁星。浪潮声在暗夜里噼啪噼啪,偶尔贱起一些水花,越过栏杆。

文静林静静的听着廖晨曦和朱韵倩的交谈。

她与朱韵倩的交情,真的可以用任性两字来形容,大家热衷炒股的时候,朱韵倩说她的亲人有关系购买到原始股,要求文静林与她一起玩。文静林出资五万,没有任何票据手续,多年过去了,文静林追问了几回,是什么状况朱韵倩也说不清,她说那姐姐早将股票转卖了,她也没拿回本钱,那姐姐已经到香港定居了。

有一天朱韵倩对文静林说,昨天撑死我了,吃了很多好东西。你猜猜谁请的?

文静林摇着头,她想不到是谁。

朱韵倩在部队认识一个做工程的,跟人家聊天,聊着聊着就说她是文静林的朋友,看人家没反应就提示说文静林的老公就是某某领导呀。

那个工程小老板趁机讨好朱韵倩,说文静林是他的远房亲戚,他们关系很亲的。小老板还请朱韵倩吃饭,见是文静林的亲戚,朱韵倩就狠狠的点了好菜,狠狠的吃了一餐。

听完朱韵倩的述说,文静林苦笑不得,那个小老板是投其所好乱扯的,文静林根本就不认识那人。你这也能蒙一餐,这社会太好混了,真是傻白甜啊!对文静林的讥讽,朱韵倩依然不改开心模样。

朱韵倩的那些外地朋友亲戚之类的,每次来找她需要招待的,朱韵倩都会找文静林一起,然后大数额的就由文静林付账。她看到谁都会说,我跟文静林一起去哪玩了,我跟文静林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我跟文静林是铁哥们。连他爸爸打不通她电话找不到她人时,也找文静林,认为文静林应该知道。

朱韵倩漂亮,有女主播一样的外表,性格直率,言语犀利,活泼时尚。文静林气质高雅,沉稳内敛,知性魄力。她们的共同点是善良没心机,乐观享受生活。文静林能忍受朱韵倩的任何任性,是别人眼里两种类型互补的纯友谊朋友。

朱韵倩还像以前那样,找借口让廖晨曦请文静林吃饭,点她最喜欢吃的菜,然后玩笑一番。三个人心里的初衷也许不会变,或许朱韵倩对廖晨曦的了解会更深一步,但世间万物在变,一些情谊,会不会因时间或空间的距离,渐渐变淡呢?

虽然同一座城市,文静林和廖晨曦这几年几乎没有见过面。自廖晨曦当了副厂长后,他就逐渐疏远同学圈子了,有婚宴什么的也是托人带红包,自己不参加的。以前习惯的节假日发信息,也省略了。也许大家都忙吧。

一阵海风吹来,文静林觉得有些凉。朱韵倩他们坐在大榕树边的石墩上,来来往往散步的人,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文静林再次谢谢廖晨曦的宴请。他们走在凤尾竹摇曳的小路上,蜘蛛兰、美人蕉沿着岸线,茂盛地生长。

廖晨曦的司机将朱韵倩送回了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26 10:53:31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8#
发表于 2016-10-27 11:04 | 只看该作者

十九

 

十九


董晓玲身着浅灰色连衣裙,黑色皮凉鞋,短头发染上了栗色。她一手拎包,一手拿着手机,站在文静林的办公室门口,文静林背向门口打着内部有线电话。文静林放下电话后,董晓玲走了进来,站在文静林的面前说了一些话。文静林打开抽屉拿出手机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起身与董晓玲一起,离开办公室。

原来张一翔的弟弟已经在这医院住院了二十多天。文静林向主管医生了解到病情,他是被砂枪击中腰部的,散砂深入内脏器官,还有一些砂粒未能取出。病人曾衰竭昏迷被抢救过几次,做了三次手术,目前处于意识清醒状态。

文静林走进重症监护科主任办公室,与张主任客气一番,介绍董晓玲给他认识,还说了多关照之类的话。

张主任向董晓玲介绍了张一文的病情,说他们医院非常重视该病人,科内已组织精英积极救治,院内也多次专家会诊。病人住院时间可能要长一些,病人应该可以撑过危险期的。

董晓玲关心的是医药费数额。她说医疗费已经用了四十多万了,单位只肯出三十万,他们家已经垫了十多万元。

张主任用理解的语气对董晓玲说,再等等看,张一文病情如果向好的方向发展,很快会转到普通病床,费用也没那么贵的。

董晓玲说了有些官方味道的致谢话,还请张主任吃午饭。张主任拒绝邀请。

离开重症监护科,董晓玲真实的想法还是没有说出来。张一文住院的第一天她就找过张主任,也对医院充满了信心,但二十多天过去了,张一文没有恢复到她想要的状态。董晓玲频频的找了张主任,他开始有意的回避她,所以董晓玲只好利用文静林的关系,希望能实现她希望实现的要求。

文静林当然不知道这些,当听到董晓玲说她的本意不是求医生继续医治,而是放弃治疗的话时,文静林有些诧异,出于医生本能她首先考虑的是生命。

董晓玲客客气气的与文静林道别。

望着董晓玲风风火火的背影,文静林心想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了,步伐如此轻松,难道她将悲痛都深藏了?

隔天,与陈燕燕闲聊,得知这是一起仇家报复的恶性事件。董晓玲平时执法都是带着司机亲信一大帮人喊打喊杀的,疑凶本来是个小老板的,可能得罪了董晓玲,被整治得吊销了营业执照,生意无法经营。疑凶的目标是董晓玲,谁知阴阳差错,那天晚上张一文刚好经过那条偏僻小巷,与疑凶打了照面,被枪杀。疑凶在逃还未缉拿归案。

事件发生后,董晓玲买了很多祭品回到张一翔的乡下老家,在祖宗祠堂里跪拜很久都不肯起身,哭了很久,还求祖先原谅她。

那张一翔是什么态度?只是伤心啊。陈燕燕说完也叹了一口气。

文静林教学一个星期。文静林想,下星期回医院上班就去看看张一文,之前重症监护科的张主任曾说过,等病人病情稳定了再给他做一次手术。

周一早上,董晓玲来到了文静林的科室,看到他们正在开会,文静林在说话,便急忙退出去。

这是班前例会,周一内容比较多些,传达医院上周的要事情况,布置这一星期的工作安排,病例疑难业务交流学习,学术气氛非常浓。九点钟会议准时结束,他们各自查房。

妇产科来了个急诊病人,病情很严重,文静林指示住院医师做好手术准备。文静林全身心投入工作,无暇顾及其他。

十一点多,董晓玲又出现在文静林的科室,见到董晓玲,文静林急忙站起来歉意的说,工作太忙了没有去看她的小叔子。

董晓玲平静的说,不用了,都过去了。一副解脱的样子。

董晓玲又对文静林说,今天有两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文静林随手合上病历夹,示意董晓玲坐在对面的那张椅子上,准备洗耳恭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27 11:05:17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
发表于 2016-10-28 10:54 | 只看该作者

二十

 

二十


文静林带董晓玲到了住院结算处,对财务人员说病人家属要求开两张结算发票,即单位付款数额的开一张,个人付款数额的另开一张。医院收费系统程序设置是分住院时间段统计的,按金额分拆很难操作的,见是科主任文静林亲自陪同病人家属,财务人员虽然不情愿也不敢拒绝,几个请示电话后就磨磨叽叽的办理。

文静林又与董晓玲到了重症监护科,文静林直接进门去找张主任,董晓玲在门外等候。

未等文静林出声,张主任就一肚子气,抱怨说你的同学很烦。

文静林笑了笑,她是有些缺乏温柔,心可能急些。可能也是为小叔子担忧吧,不要计较她啦。

张主任很无奈的摇摇头,不是这个啊。是她强烈要求放弃治疗,要拉病人回家的。我们说了很多,她依然坚持要拉回家去找民间中医治疗,还书面承诺会找当地卫生院继续治疗的。第三天却来开死亡证明书了。

病人真的重到无法医治了吗?在上次文静林和董晓玲一起来重症监护科的第二天,董晓玲就利用死缠烂打的功夫将张一文拉回老家了。董晓玲简直做得滴水不漏。

文静林有些震惊,她不知道啊!

张主任开始还有些怨气,看到文静林一副惊到的表情,便缓缓的说,病人被拉回去之前意识是非常清醒的,生命征也平稳。我还派了主管李医生和护士小徐跟随救护车一路送到他们家,在他们家换了输液瓶才离开的。

据说病人是在回家第二天后半夜走的,也就是说病人输完小徐挂的那瓶液体后,再也没有任何的治疗,活活等死的。

听了张主任的解释,文静林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她朝门外看了看,董晓玲正在翻看着手机信息。

张主任提高音量,你也知道我们医院的规定,不在医院死亡的病人,医院医生是不能随便开死亡证明书的,明里说给文静林实则说给门外的董晓玲听。

董晓玲拿着两份资料走了进来,对张主任说,李医生说需要的村委会证明我拿来了,我还多搞了一份亲友签名,又从手袋里掏出了结算发票,一副讨好的说,我已经结账了,没有死亡证明书,抚恤金办不下来啊。

董晓玲大有不给开死亡证明书就不让下班的架势。看张主任很恼怒的样子,文静林有些难为情。

终于还是张主任让步,打电话叫李医生进来,交代了几句之后,李医生带董晓玲到医生工作服务站,写她需要的证明书去了。

文静林很不好意思的向张主任道歉,她不知道病人是拉回家之后死亡的,也不知道董晓玲已找过病区要求开死亡证明的事,还以为是病区漏开死亡证明书的,都怪没有问清楚。

如果没有难度的事情,董晓玲会亲自找文静林?董晓玲有心隐瞒的事情,没有弯弯心肠的人,怎么能想得到?

文静林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半,大家都下班了。耽误了张主任的下班,文静林再次表示歉意。

张主任调侃的口吻,大家同事,今天这么客气?下次...

下次你的女朋友们生孩子,保证优质服务!文静林与张主任四目相对,然后哈哈大笑。

董晓玲满脸堆笑的走进张主任的办公室,李医生跟在她的身后边,她热情邀请张主任和李医生一起去吃午饭。李医生望着张主任,张主任坚定回绝了邀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0/28 10:54:52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10#
发表于 2016-10-31 10:35 | 只看该作者

二十一

 

二十一


文静林送董晓玲走出了住院大楼,然后转身上电梯,回到十六楼取手袋下班。将近中午一点,回家有些赶,单位饭堂也关门了吧,文静林准备到单位对面的小饭店去吃快餐。

中午的阳光非常猛烈,文静林撑开一把山水图案的漂亮折伞,一步一步下着大门阶梯。大门花池边,有个人站在那里对着她笑。董晓玲大声地对文静林说,我在等你呢,我们一起去吃粥。

文静林推辞不了,只好上了他们的车。司机黄大来开的车,董晓玲坐在副驾位置,文静林坐在后排,顺手将花折伞放在旁边。

金百合饭店二楼的一个包间,董晓玲三人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两男一女,张一翔与文静林点了点头,悲戚的打着招呼。另外一男一女是父女俩,是董晓玲的大哥和侄女小雁。

大家落定座位后,董晓玲讲话,首先感谢文静林的帮忙,接着谈了她的内心感触和以后的为人处世道理。

电话铃声,小雁跑出门外,不一会带了一个女的进来。

该女子三十出头,一米六左右,身着半新的白蓝色连衣裙,身材很瘦,脸色枯黄枯黄的,一看就知道受过沉重打击的那种。

小雁将那女子拉到董晓玲旁边的空位置上,黄大来帮她斟了茶,她回答着董晓玲的一些问话,解释迟到的原因,还说已将儿子送回外婆家,下午由她弟弟送往学校上学。

董晓玲向那女子介绍文静林,那女子很有涵养的谢谢文静林的帮忙。她就是张一文的妻子,他们有一个刚读一年级的儿子。她纤弱,与强悍的董晓玲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锅三滚粥,一锅清煮走地鸡,一煲盐水干虾,两碟炒青菜,陆陆续续上了餐桌。大家都饿了,吃的进度很快。

两碗粥下肚,董晓玲又开始一番言论,说医院是有名的医院,医生却是普通的医生,没想到连张一文都医治不了,亏她还送给了医生大红包。说到这里董晓玲突然想起文静林坐在身边,觉得有些不妥,便对文静林说,你不要生气啊,我不是说你,我是心直口快的人,想什么就说什么啦。

文静林没得到过董晓玲的好处,也不知道她送红包的事,用钱解决问题,符合董晓玲的性格,但她也不会让别人占多少便宜的。文静林想想张主任他们,所有的疑惑迎刃而解了。

中午之所以愿意跟董晓玲来吃粥,主要是董晓玲说张一翔想见见她,老同学简单的吃个粥,也是人之常情。

董晓玲将单据摊在饭桌上,说殡葬用了三万多没有单据,单位出资三十万,她哥哥赞助一万,黄大来赞助五千,同事亲戚朋友捐款四万九千元,还超支十七万肆仟元。肆仟元尾数她就不计较啦,算整数十七万就好了,要求那个纤弱憔悴的女人再出七万元。

张一文妻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在张一文住院的第二天,她已经将家里的所有积蓄七万元取出交了住院按金,如今人财两空,还要负担七万元。张一文调入董晓玲的单位才一年多,还是合同工,抚恤金应该不会很多的。想到儿子还小,以后的生活艰难,她忍不住的伤心落泪。

董晓玲呵斥她说,哭什么哭,你在电信单位工作收入也不少,再说以后我也会照顾你们的。

张一翔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吭声。

见是人家的家事,文静林也不方便发表意思,坐在这里有些尴尬,便起身说够钟上班了,告辞先走了。

外面的阳光很晒,文静林翻翻手袋,才发现花折伞丢在董晓玲的车上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1/21 17:01:13编辑过]

TOP

花椒树园地

GMT+8, 2024-5-23 14:20, Processed in 0.014186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