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花椒树园地论坛小说故事 › 查看主题

6488

查看

8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go

[原创]满天星光多璀璨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22:45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fficeffice" />

 

西图阁咖啡厅外的棚架上,紫藤花缠缠绕饶,沐浴着梦幻般的夜色。

她与他临窗相对,她时而望着马路,时而瞄着电视机,她努力地为自己的目光寻找借口。直觉告诉她,对面的目光一直火辣辣的盯着她,她不想解读那里面的内容。

服务生提着水壶再次走过来,对他们说:真的不需要点些什么吗?他们已经坐了将近一个小时了。她微笑的告诉服务生,她要一杯鲜榨西瓜汁,他也放下手中的餐牌簿,点了一杯鲜榨木瓜汁。

显然,他有些失望,她平时是最喜欢喝红酒或咖啡的,今天她没有点。她有些心事重重。

气氛渐渐的冷起来,他无言望着她。于是她就拼命的说着夜色,说着雅典奥运会,虽然奥运会已结束一个多星期了,她要用这些过时的话题维持气氛。

你有些心慌,他告诉她。他知道她有意避重就轻,不肯谈他关心的话题。是的,时光就象流水,曾经以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包括感情,都成为过去了。也许一颗心不会因为地理的距离而变冷,但一些曾经美好的感觉,会因岁月的累加而变淡。

服务生端上了两杯果汁,颜色深红不太满的一杯放在她的面前,浅红满一些的那杯放在他的面前。

她向他露出歉意的笑,她的目光告诉他,没有陪他喝红酒或咖啡,很抱歉。

他的目光满是理解。他将两杯果汁对换了,他说他敢肯定浅红色的那杯是西瓜汁。

她坚持深红色的那杯是西瓜汁,他们就这样争执着,换来换去。咖啡厅的人都望过来了,她忍耐地接受了那杯浅红色的果汁,并开始吸上了第一口。

她闭着眼睛皱起眉头,一股恶心直冲喉咙。清凉略带腥味的鲜榨木瓜汁,慢慢地向着她的胃渗透。

他的目光在笑,歉意的笑。殷勤地将他吸过的那杯深红色的果汁递了过来,说:换回来好吗?很甜的西瓜汁。

不了,今晚我不想喝西瓜汁了。她很努力的装出笑容来。

午夜,他们走在东风路上,无言。

一辆红色桑塔纳停在他们的身旁,他与她并肩坐在后排位置上。

路灯有些疲惫地撑着眼睛,夜色很浓。司机不停的看着车后镜,坐在车上的这两个人除了告诉目的地,再也没有说话,司机好奇。

他将右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左大腿上,她冷冷地推开了。一阵腥味又涌了上来,她将脸贴在窗玻璃上,泪滴顺着玻璃流淌。

他目送她走进宾馆的大堂,他消失在夜色中。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沙发
发表于 2017-4-3 22:46 | 只看该作者

 

 

蒙慧轻柔地拉开窗帘,阳光照了进来,多么好的早晨!
窗外是中山纪念堂,从纪念堂的屋檐边掠过,是如黛的越秀山。她仿佛听到了密林荫处

雀鸟的欢笑声。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个雨天,想起了徘徊在越秀山时的情景,想起了那些静静躺在日记本里的诗行。


秋日雨中

我撑起小伞

漫步于越秀公园

寻觅远去的足音


蒙蒙的天空

纷纷的雨丝

浓浓的秋意

淡淡的愁绪


登上凌宵阁

悬身半空中

鸟瞰五羊城

你在哪一方?


点一首《祝福》

祝你生日快乐

我的心思 已融进电波

是否发射到你的窗前?


多少期盼 却无缘相聚这一天

当你举杯欢庆

当你翩翩起舞

当你尽情歌唱时
是否想到 这份祝福?


今晚 没有月亮

秋雨沥沥诉说期待
甘愿忍受十几个小时的颠簸

仅仅是为了一顿晚餐?
轻许的诺言

因重要借口 匆匆而去


往日的推心置腹

已换成东张西望

一次次 失魂落魄
所有的真诚

已被谎言替代


夜茫茫 就让那泪水

顺着记忆
在这个静静的秋夜 尽情流淌吧

 

一阵电话铃声,将沉浸在回忆中的蒙慧拉回到现实中来,林俊说他已到了宾馆二

楼的餐厅,等她一起吃早餐。
蒙慧到达餐厅时,桌上已摆满了早点,林俊还记得她喜欢吃煎饺子。他很热情的为

她斟了一杯热茶,还将自己的位置向她那边挪了挪,不知怎么的,她的胃里又涌上了一阵腥腥的木瓜汁味。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4/3 22:49:29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板凳
发表于 2017-4-3 22:50 | 只看该作者

 


一阵清风随花香拂面而来,白云山上白云悠悠,红花绿草,鸟语花香。深呼吸,尽

情地深呼吸,郊外自然清新的空气,让蒙慧郁闷的心情开始轻松晴朗起来。
他们走过热带作物棚,那些新奇的仙人掌、火龙果、棕榈、铁树......尤其是那些蝴蝶

兰,美丽欲飞的样子,深深的牵动着她的眼睛,她忘情的惊叫出声音来。
宽阔的草坪上,挺拔着几棵高大的木棉树。开花的季节,这里的风景一定很美吧?蒙慧

指着木棉树对林俊说。
是啊,我们的市花怎能不美?林俊一副得意的样子。
太阳很晒,蒙慧的脸红红的,流淌着汗珠。
她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收到他送的花,是盒装的纤维花,很美的纤维花,花丛下有两只

可爱的小白兔。
他的文章写得很好,文采飞扬,她对他的欣赏,是从他的信件开始。也许是这种文字交

流得太完美了,以至于他们每每见面时,她都找不到那种渴望的感觉。或是因他的某一句话,某一个动作举止,她也会烦恼,甚至会说出些刻薄的话来,常常不欢而散。虽然事后她很后悔,林俊也说过她的情绪象潮水,但她真的说不清为什么,不见面时想念,见面后心里又在抗拒。
    林俊手擎着一把花洋伞,他们走在铺着鹅卵石的小路上。

一道长长篱笆围绕在半山坡,竹编的门额上赫然写着“玫瑰园”三个红色大字。园里的玫瑰花盛开,深红的,粉白的,嫩黄的,一朵朵,在秋天的艳阳下,灿烂妩媚。
    林俊深情地说:慧慧,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有些事一直没机会做,今天我想……
    蒙慧的眼睛随着林俊的手势,望望蓝天,望望太阳,望望满园的玫瑰,几只鸽子翩翩飞过,她目光疑惑地望着他。
    我想送你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想送你自由翱翔的天空,我想送你满坡的玫瑰!林俊说。
    蒙慧用手摸摸额头,闭上了眼睛。她有些晕眩。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4/3 22:51:40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地板
发表于 2017-4-7 09:31 | 只看该作者

 


     游船在珠江上缓缓而行,霓虹灯饰五彩缤纷,夜幕下的珠江两岸,美丽神秘。

解放桥,人民桥,沿江路,滨江路,南方大厦,白天鹅宾馆,风情酒吧街。哪是天哪是岸?闪烁的夜景迷离变幻,催人遐想。
      蒙慧倚在游船的栏杆上,凝望星空。八月的南方,天气有些闷热,这晚也没有月光,却是群星璀璨。她想起了多年前那个初冬的夜晚,林俊用自行车搭载她,从海印桥俯冲的样子。那时她害怕得闭上眼睛紧紧拽住他的外套,他却风趣地说,这辆凤凰单车簇新够硬的,二手货,才一百五十块,就是摔坏了也不心疼。
      夏天的那些黄昏,她常常坐在滨江路的石凳上,看夕阳慢慢沉没于珠江水中。
她想起上下九路、雨巷里的并肩,想起了西湖夜市,美味的艇仔粥。
      林俊的心里也曾经有过一片很美丽的星空,从南方到北方,又从北方回到南方,始终难以忘怀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她似星光般闪烁,在他思念的每个日子。他曾坚信过,他们会牵手,相偎,携手走遍星光下的每一条小路,直到蹒跚搀扶,一生一世。
     那些青春的雨点,那些憧憬的浪花,那些跳跃的文字,那些夏夜里的花香,虫鸣,弥漫着多少的刻骨铭心。
     游船载着他们的回忆,跑了一个来回,人声鼎沸中,林俊紧拽着蒙慧的手,八月的手温,依然很温暖。

他们随着上岸的人流,隐没在夜色苍茫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4/7 9:44:59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5#
发表于 2017-4-7 09:41 | 只看该作者

 


      六榕寺院中有棵很大的菩提树,绿叶婆娑,叶子在阳光下轻松地舒张,斑斓的阳光从叶的缝隙间摇晃的筛了下来,肉眼难察觉到的一股烟雾正慢慢地升腾。

      蒙慧穿着一身浅绿夏裙,在菩提树下徘徊着,她自言自语,人生真的有轮回吗?一片叶子代表一个心愿?既然有痛苦的等待,就应该有快乐的轮回吧?她相信缘分,但不相信每一段缘都要等上五百年,甚至千年。
      记得第一次邂逅林俊,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冬装,那胖胖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雪花飘过的痕迹,他的笑容有些憨厚。朦朦胧胧的感觉,美丽的花城和如诗的北国,从此有说不完的话题,描不尽的画卷。但不知道她与他,是两片相望的叶子,还是风与叶的擦肩。当林俊满怀希望的回到花城时,蒙慧已到别的城市工作了。
      每当想起遥远的林俊,蒙慧就会压抑自己,刻意的与追求她的异性保持着良好的距离。别人都以为她清高,而不知是她不肯打开心扉。
      毕业后的第一个中秋之夜,蒙慧徘徊于寸金湖畔,明月疏枝,几分惆怅。她被分配到一个很小的单位,没有住房,没有饭堂,也没有单身的同事,她寄宿于亲戚家里,亲戚家二儿子对她很热情,让她有些彷徨;亲戚家小女儿没完没了的笑声,让她难堪,亲戚家大女儿刻薄的眼神,让她恐慌。
      中秋节前夕,林俊寄来了包裹,一条很时尚的红色牛仔裤,蒙慧很惊喜,亲戚家的小女儿也特别的喜欢。想到寄人篱下,微妙不安的感觉让她心里孤单难言。于是,她将那条漂亮的牛仔裤送给了亲戚家的小女儿,也争取到了一个朋友。
      月光静静的洒在波光鳞鳞的湖面上,夜风悉悉索索地撩动着花树的腰枝,蒙慧双手抱肩,倚靠桥栏边。

蒙慧望着月亮,心里思念着林俊。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4/7 9:43:02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6#
发表于 2017-5-29 16:48 | 只看该作者

fficeffice" />

淡淡的云雾从海边吹来,荔枝林沿着山坡绵延,枝冠上新抽出的叶子锈红油亮,嫩嫩暖暖铺满道路两旁。白色的芒花随风摇曳,多么美丽寂静的秋天傍晚!皇冠轿车一路向西,追赶着红彤彤的夕阳。
   
蒙慧的手机传来了梅韵的喊声:慧慧,你在哪里?我们都在等着你呢,他们说你不在场没气氛!
   
还在路上呢,正以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向着你们靠拢啦。蒙慧的心也随着车轮在飞。
   
车轮在飞,往事在飞,岁月也在飞。
   
五年前的一个秋日,倪文森、余明亮、蒙慧、梅韵,这四个中学同班同学,相聚广州烈士陵园赏菊。金灿灿的秋菊,盛开着热烈缤纷。
   
余明亮一脸自信的走在最前面,蒙慧与梅韵手拉着手,边说边笑,倪文森表情幽幽的跟在最后,当护花使者。
   
余明亮有着一头自然蓬松、微微曲卷的头发,健康阳光的体魄。女同学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狮子头!余明亮与蒙慧之间应该是彼此欣赏的,好象有过传闻,但他们又常常针锋相对,相互挖苦,像贴错的门神。

余明亮曾在同学当中炫耀了他们之间的好感,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有人在黑板上画了讥讽她的漫画,指指点点的目光,让蒙慧内心感受到伤害,这个伤害也改变了她性格中的许多。也许就是从此时开始她由活泼开朗变得懦弱忧郁、倔强而孤傲。
   
直到高中毕业前的校运会,蒙慧才发现那个身材单薄、穿着宽宽松松运动裤、跑步左摇右摆的人,名叫倪文森,原来是同班的男同学。当蒙慧认认真真地打量他之后,发现他的五官蛮清秀的,有着一双好看的眼睛,但他们没有交谈过。
   
大二时余明亮约蒙慧到他表哥家,说是他表哥想请她吃饭。蒙慧犹豫了两个星期,婉拒过几次,最终还是磨不过他的执着坚持,答应了他。自高中毕业后,他们还没有单独相处过,也没有认真交谈过。
   
天有不测之风云,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好在街边的某一个屋檐下可以避雨,他们挤在屋檐下,雨滴沙沙的伴着紧张的呼吸声,沉默,良久地沉默,谁也不肯先说第一句话。直到一场大雨过去。
   
余明亮的表哥有特殊任务出车去了,空跑一场。余明亮只说了一句很抱歉,蒙慧低着头说无所谓,他们又恢复了沉默。街上的雨水已经漫过小腿,哗哗地流,他们涉着水向梅花村车站走去。她坐上了公共汽车,他也上了另一辆公共汽车,背道而弛。
    
一个充满幻想的星期天,就这样的在雨声中结束了。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29 16:49:57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7#
发表于 2017-5-29 17:04 | 只看该作者

 


     木棉花盛开的校园,洗衣台边的蒙慧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哼着牡丹之歌。

倪文森带着照相机来找蒙慧,说其他同学都在校门外等着她了。蒙慧正洗着衣服,非常不愿意出门,说了很多推搪的话还是拗不过他,无奈的放下了未洗完的衣服。出到校门外,不见余明亮,也不见梅韵,更没有他所提到的别的同学,蒙慧有些恼火,转身就往回走。倪文森急忙追上前去坦白,说他只是想找一个理由与蒙慧一起去花地拍照。

   蒙慧有些哭笑不得,光明正大地说不好吗?为什么要这么神神秘秘的? 蒙慧黑起脸说两个人拍照没意思,明天还有测验,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不喜欢倪文森。

    倪文森的主动走过来,让蒙慧害怕和反感。是的,她需要一种被尊重的感觉,需要纯洁的同学友谊,但倪文森不是她所欣赏的那种类型的男生,对他的热情纯粹是出于礼貌和给他面子而已。倪文森与余明亮的关系很好,她甚至怀疑,他会不会是受托前来打探情况的?自从知道倪文森的心思后,蒙慧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同学相聚一起时,不管心里多么的厌烦,在别人的面前,也始终给倪文森足够面子,但私底下她总是残酷地告诉他没有机会的。蒙慧有了被不喜欢的人狂追的烦恼。
      余明亮身材偏壮,说话结巴,那头蓬松的头发很迷人,他知识渊博,善辩的性格有些吸引蒙慧。倪文森文弱瘦高,忧郁,脆弱,少少虚荣。他们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蒙慧的心目中,余明亮与倪文森的份量不是一样重的。有人形容他们三人之间是等腰三角形,只有蒙慧在心里暗暗叫冤,对余明亮的感觉,是仰慕多些,还是因为他先天的缺陷而产生怜悯多些?她说不清。如果硬要用几何来表述,余明亮是直角,倪文森充其量也只能说是一个外角,因传闻而延伸的虚角。
      蒙慧清纯直率,热情善良,言语风趣幽默,与她交往,会觉得轻松愉快,暗恋者众多也就不奇怪了。虽然如此,蒙慧的心扉还是处于关闭状态,对情感类话题总是采取忽略的态度,当她静静地沉思时,内心似乎有着一种深深的隐痛。她回忆最多的是余明亮,但他们从来没有恋爱关系。大学四年,蒙慧、梅韵、倪文森、余明亮,四个人保持着很纯的友谊关系,他们在一起时还是热热闹闹的,有时上街将钱花得只剩够买一张回学校的车票,他们还是那样的开心。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29 17:06:22编辑过]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8#
发表于 2017-8-11 23:47 | 只看该作者
星光越是璀璨,越难找那颗有故事的星星。
放牧心情,浓缩精彩。

TOP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
发表于 2017-8-13 09:54 | 只看该作者


    天高云淡,七月初的傍晚,风闷热的比空气还薄。珠江水面游移着的运砂船只,缓慢挪

动,几只小舢艇也有气无力的停靠岸边。

余明亮坐在青石阶上,将双脚探进江水中,还拨起了一阵阵水花。好想游泳啊,我想念故乡的大海了!他大声地向着珠江说。
   
倪文森提议,毕业后大家一起回故乡工作。梅韵没有反对,一脸热诚的望着余明亮;蒙慧望着江水,沉默无声;余明亮转过头对着蒙慧说,都回去吧!
   
余明亮的眼神说明什么?蒙慧琢磨着那个眼神,耳边有个无形的声音在呼喊,赌吧,就赌这一注!
   
蒙慧辗转了几个夜晚,她的心里痛苦地抉择着。四年来,班里那位英俊潇洒,能歌善舞的文体委员,痴狂地追求着他,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深情得让她不敢抬起头来,还让班里的同学们一次次地起哄,一次次地羡慕,前几天他还说,他要请求老师将他们俩分配到珠海去。林俊说他将会分配回广州工作的,一段时间的通信,似乎有许多期待,又似乎有些渺茫。她不知道距离缩短后是否会是一个坚实的岸。fficeffice" />

与其说是为了四个人的诺言,还不如说是不知该如何决择,蒙慧的心里在犹豫,她还不知道该选谁,她的心里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爱,离她应该还有一段距离。

蒙慧与梅韵他们一起回到了故乡工作。

在一次闲聊中,梅韵抱怨说,大学时期余明亮倪文森总是围着蒙慧转,一次正眼也没看过她。毕业后工作了,他们对蒙慧还是比对她好很多。

蒙慧有些诧异,梅韵记住了许多细节,记得人家对她的不好。而蒙慧却烦恼别人对她那么的好。

表面上是为了四个人的友谊同进同退一起回故乡工作,其实四个人都有自己的盘算。倪文森为了将蒙慧圈在同一片天空下,减少竞争对手。梅韵为了与余明亮走得更近,近水楼台先得月。余明亮为了什么呢?他在蒙慧的面前开始自卑和胆怯起来,他的内心世界,始终隐隐藏藏。蒙慧的理由有些纠结,一半为了拒绝班里的文体委员和放弃林俊,一半对余明亮存有幻想。
   
车轮在飞,往事在飞,岁月在飞。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8/13 9:54:53编辑过]

TOP

花椒树园地

GMT+8, 2024-5-23 15:04, Processed in 0.016928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